前幾天看了一部紀錄片"女書回生",說的是"女書"作為一種"陰性書寫"的歷史與流傳。看完有一種不知該怎麼形容的"惆悵",倒不是對女書的失傳感到惋惜,而是一種對"存在"與"權力"的重新思考... 

今天推薦 Elvis Costello:She (1999)

...

"女書"是一種在悲情時代下的"文字系統",據說最初起源於宋朝,在現今湖南附近一帶流傳,而且傳女不傳子,是媽媽教女兒的"私房話",主要是女人之間用來"訴苦"的文字... 相較於這個觀點,在長久以男性所主導"文明"中,四方形的漢字可以被稱為"男書"。

"她"長得歪歪斜斜扭扭捏捏,有點像駝背的菱形老頭,光從形狀上看來就隱晦神秘,但卻韌性十足,尤其是當用毛筆書寫的時候,似乎正皺著眉頭,斜眼嘲笑那些由視覺的"象形"或推理的"轉注"與"假藉"所形成的"造字原理"... "她"躲在相對弱勢的方形邊緣,是女人之間用來"秘密傳遞"某種在傳統父權或理性暴力壓迫下的符號... "她"沒有冠冕堂皇的"道理",但似乎更貼近人心,彷彿說出了傳統語言權力之外的世界...

...

海德格曾說"語言是存在的家",這句話說得真美... 因為,"人說話。我們在清醒時說話,在睡夢中說話。我們總是在說話,哪怕我們根本不吐一字,而只是傾聽或閱讀,這個時候,我們也總是在說話。甚至我們並沒有傾聽或閱讀,而只是做著一些事或悠然閒息,我們也總是在說話... 我們不斷以各種方式說話..." 

語言"說"出了我們所知道(與不知道)的事情,展現出我們"把自己放進世界"的姿態,不但從中張顯自己,也是一種與世界產生關係的方式。如果女書在女人世界中表達了某種更真實的"語言邏輯外的世界",不知男人之間的"訴苦文字"會是什麼... 我想,不管男書女書,如果語言最大的權力在於指稱、命名、分類或描述,存在的暴力將無所不在,剩下的,只是如何誠實面對"訴苦"的問題罷了... 

 

 

從"女書"想到這首歌,有點怪,但好像又有點貼切,"她"原是法國歌手 Charles Aznavour 1974 年的作品,後來在電影"新娘百分百(Notting Hill)"中被翻唱... 一部好看的電影,一首好聽的曲子。

"她",一個謎樣的字,有著謎樣又真實的臉孔、活出謎樣又真實又神祕的生命...

... 

She     她
May be the face I can't forget     也許是那張我無法忘懷的臉孔
The trace of pleasure or regret     帶著愉悅或悔恨的軌跡
May be my treasure or the price I have to pay     也許是我終究必須付出的代價
She     她
May be the song that summer sings     也許是夏日的歌曲
May be the chill that autumn brings     也許是秋天的冷風
May be a hundred different things     也許在一天之中
Within the measure of a day     所能帶來的一百件不同的事情   

She     她
May be the beauty or the beast     也許是美女或野獸
May be the famine or the feast     也許是飢餓或大餐    
May turn each day into a heaven or a hell     能把每一天都變成天堂或地獄
She may be the mirror of my dreams     也許是我夢想的鏡子
The smile reflected in a stream     如同反映在溪流中的笑容
She may not be what she may seem     但也可能不是這樣    
Inside her shell     在她那堅硬的甲殼內

She     她
Who always seems so happy in a crowd     總是在人群中顯得高興
Whose eyes can be so private and so proud     帶著驕傲又私密眼神
No one's allowed to see them when they cry     不准人們看到她們的哭泣
She     她
May be the love that cannot hope to last     也許是我休想持續的愛情    
May come to me from shadows of the past     也許又突然從過去的陰影中浮現
That I'll remember till the day I die     如此霸佔我的記憶  直到我死去

She     她
May be the reason I survive     也許是我苟延殘喘的理由
The why and wherefore I'm alive     我存活的動力
The one I'll care for through the rough in ready years     有生之年所在乎的人
Me     我
I'll take her laughter and her tears     我將帶著她的笑容與眼淚
And make them all my souvenirs     成為我的珍藏
For where she goes I've got to be     因為我將追隨她
The meaning of my life is     我生命的意義就是

She     她
She, oh she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