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在當時曾帶動一股台語搖滾風潮,雖然歌詞具有某種社會觀點的"統治神話"與"城鄉意識形態"之爭,但我看到的卻是存在的"勇氣"...

今天推薦林強:向前走 (1990)

...

最近家中的事讓我持續思考,親朋好友的溫馨關切令人感動與感謝。在不同"類型"的安慰中,我看到不同的生命觀,也看到人們如何透過這件事檢驗自己的人生。

...

關於存在,也許我們必須接受,"活著"就是一種風險,而人活著伴隨現代生活更是極大的風險。這種風險是荒謬的,並非理性判斷所能避免,也非因果關係所能解釋,用沙特的說法,這叫偶然與巧合... 存在主義並非消極的宿命論者,相反的,它讓人的生命"實實在在"存活著,重點是如何在"盡人事"的同時,真正相信"聽天命"。

"盡人事"是一種勇氣,排除萬難努力活出自己,小心謹慎趨吉避凶,為自己創造希望。盡人事之後的"聽天命"更是一種勇氣,在接受存在風險的同時交出自己,豁達之餘笑看人生... 想到尼采所說的一段話:我忘記說了,這種哲學家是快活的,他們甘願蹲在豁朗天宇的谷底,他們需要一種與眾不同的手段去忍受生活的甘苦。因為他們受的苦有所不同(即就像苦於他們蔑視人的深淵那樣),也苦於他們對人類之愛,這種世上最受苦的動物給自己發明了「笑」。

...

總是這樣,人,扛著昨天的喜怒哀樂活到今天,也背著今天的喜怒哀樂走向明天。所有喜怒哀樂都是生命,如同所有期待、遺憾、抱怨、後悔都算日子,除非自己決定(或被決定)不走了,否則當然是向前走... 也只有向前走... 

 

 

詞曲 林強

火車漸漸在起走 再會我的故鄉和親戚
親愛的父母再會吧 到陣的朋友告辭啦
阮欲來去台北打拼 聽人講啥物好空的攏在那
朋友笑我是愛做暝夢的憨子 不管如何路是自己走
OH!再會吧! OH!啥物攏不驚
OH!再會吧! OH!向前行

車站一站一站過去啦 風景一幕一幕親像電影
把自己當作是男主角來扮 雲遊四海可比是小飛俠
不管是幼稚也是樂觀 後果若按怎自己就來擔
原諒不孝的子兒吧 趁我還少年趕緊來打拼
OH!再會吧! OH!啥物攏不驚
OH!再會吧! OH!向前走

台北台北台北車站到啦 欲下車的旅客請趕緊下車
頭前是現在的台北車頭 我的理想和希望攏在這
一棟一棟的高樓大廈 不知有住多少像我這款的憨子
卡早聽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但是我一點攏無感覺
OH!再會吧! OH!啥物攏不驚
OH!再會吧! OH!向前走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