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辭去十多年超級專業的工作,拿了一點遣散費,高高興興淪為失業中年大叔... 問他為何如此決定,平靜的語氣難掩興奮:"不知道耶,只覺得時候到了..."

送他一首歌,李宗盛第一張專輯的第一首歌:開場白 (1986)

...

李宗盛對"中年"曾有類似的描述:中年是人生最後一個"可能改變"的機會,而且自己知道...

這句話的折磨之處不在改變或不改變,因為,其實改不改都可以,重點是"要不要改?"。

...

"中年"必須加上引號,意思是自己的中年,如同人生倒數第二個大站,在此決定要不要轉車:

"一路走來至今,經歷一些事,見過一些世面,累積一點基礎,儘管跌跌撞撞但也都過了"... "人生其實還可以,不必自討苦吃,大可這樣一路走到終點"... 好啦,自己都知道... 

然而自己更知道的是,"如果"人生要轉換跑道,這大概是最後一次機會,否則將越來越難。

...

...

"... 其實我離開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四十多年來,某種自以為被束縛的理所當然..." 

"... 專心做音樂吧,手中有好幾個case要忙到明年,還要去枋寮教戲劇...",他越說越高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