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穗,授帶,禱告,祝福... 畢業典禮的感覺有點像嫁女兒...

...

所有工作中,"學校"大概是體會世代交替的最佳場所,尤其是大學... 

他們一屆屆從你眼前入學,一屆屆又在你手中離開,你無力阻止,甚至不知到底發生什麼事... 你讚嘆時光飛逝,帶著羨慕與忌妒,眼睜睜,看著他們,一屆屆,從學弟妹變成學長姊,從新鮮人變成畢業生,從小屁孩變成老屁孩,身懷各種絕技...

但在畢業典禮這天,身懷絕技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一個個人模人樣,歪七扭八穿上學士袍,一個個斜目而視,在鏡頭前興高采烈比劃出"Y"... 然後,他們一個個,依序,在大人的祝福中,理所當然地,不知天高地厚地,嫁給了社會...

...

儀式當然具備催淚效果,這點與知識傳遞無關... 我擦著眼鏡,忌妒他們的理所當然,羨慕他們的不知天高地厚...

越來越不知道何謂傳道授業解惑,我戴上眼鏡... "算了吧",再多叮嚀都是不夠的,希望未來的婆家能善待他們。

...

"恭喜了,大家多保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