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0 號凌晨... 不知不覺,小毛音樂廚房已經播了一百集。這是"可預期"的"意外"。"可預期"是加法,因為日子一天天過,總會累積到這個數字,"意外"是減法,因為我終於試著放下一些雜事,開始把自己丟進文字與音樂的漩渦... 

今天推薦英國 Alan Parsons Project:Old and Wise (1975) 

...

這是一件不能交換的事,好像彈吉他,沒什麼用,甚至還有一點"累",卻意外成為我這半年多來的生活重心... 最初的想法來自"音樂與傳播"這門課,由於上課時間有限,希望能在課餘之暇介紹更多流行音樂,沒想到寫著寫著就上癮了。從一開始單純的歌曲介紹到後來漸漸加進一點"情感舒發",現在甚至有時還變成了"哲學課",也好,反正我都喜歡。

這也好像是一個實驗,看看在這強調"視覺文化"的媒體時代中,"時間"對人的影響到底還剩多少... "視覺"是一種"由外而內"的加法經驗,好像把所看到的東西"抓"進來佔為己有,講求迅速累積;"時間"則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減法經驗,好像是把已經放在心裡東西拿出來抖一抖,看看還剩什麼... 於是,我決定,這裡沒有好看的圖片,沒有討好的流行議題,也沒有三言兩語就能搞定的"概念",只有一堆需要花時間慢慢閱讀的"文字",以及一首需要花時間才能聽完的"音樂"。

...

原來一首曲子可以這樣被聽上二十多遍,原來一篇文字可以這樣被修改二十多版,這是一個領悟... 文字與音樂若即若離,隨機碰撞。每次的遭遇彷彿都是新的開始,一種"聽寫"與閱讀的再次確認,不拘泥議題形式,也不刻意為了"內容"。眼睛、耳朵與手指穿插交錯,邊聽邊寫,邊寫邊看,邊看邊聽... 有一回嘉暐跟我說,他發現我的文字很適合搭配音樂"唸"出來... 哇,這是今年聽到最令人鼓舞的話。

...

這是一種有節奏的書寫... 這些日子以來,我好像重新找回某種"立體"知覺,每天不論做什麼都彷彿有另外一雙眼睛"盯著",看"我"以及"我眼中的世界":一方面看"我"如何處理這個"我眼中的世界",一方面也為我搜尋旋律,鎖定一個焦距,一種色調,一種筆觸,以及一種寫下第一個字的"直覺"... 這種"半強迫式"的書寫有時來自閱讀,那是另一種專注的"癮",好像在與文字對話...

這些歌曲伴隨我不同年紀的成長... sometime, somewhere, someone, somehow... 儲存在記憶深處,如今透過網路科技再現,與其說是介紹給讀者,不如說是重新整理放給自己聽,一種交代... 柯導說我們都老了,也許吧,但漸漸地,我似乎開始"更"為這個年紀感到驕傲...

...

曾有人問我要寫給誰看,"你"吧,這個第一人稱的"我"... 雖然我不認識你,雖然你是"少數人",但這種安靜的距離卻讓人更覺得靠近... 也有人問我打算寫多久,我不知道,只要 pixnet 還在,只要 youtube 還在... 只要我還在... 只要想寫的"衝動"還在...

一開始我準備了一百首要播的歌,到現在我的歌單裡依然還有一百多首未播的曲子,而且還在陸續增加中,總覺得好像才剛剛開始,看來還可以再玩一陣子了... 希望你"花時間"在這裡是值得的... 聽歌吧...

 

 

Alan Parsons 是一個人的名字,他曾是 Beatles 的錄音工程師,也曾是 Pink Floyd 的製作人。Alan Parsons 也是一個樂團的名字,與 Pink Floyd 及 Mike Oldfield 齊名,同樣崛起於 70 年代的英國,也同樣以"實驗音樂"聞名。他們的作品大多是以一些超現實的議題(Project)為主軸,所以又稱 Alan Parsons Project... 雖然加進了現代(電子)樂器音效,但是他們的作品並非熱門舞曲,而是多了一份典雅,一種有距離的迷幻的美...

他們的作品很多,之前播過的 "Time" 就是重要代表之一,還曾替西班牙建築師高第(Gaudi)出了一張專輯,紀念他的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a),當時我正在東海唸建築系,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今天這首 "Old and Wise" 說的是"老朋友"... 也算一種自我期許吧...

...

Well, 101 再見...

... 

As far as my eyes can see     我的目光所及
There are shadows approaching me     有一片陰影正在靠近
And to those I left behind     對於那些我所遺忘的事
I wanted you to know     我希望你能知道
You've always shared my deepest thoughts     你總是能分享我最深的思緒
You follow where I go     你總是跟著我

And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Bitter words mean little to me     惡毒的話語已不再重要
Autumn winds will blow right through me     秋風微微吹來
And someday in the mist of time     當有一天
When they asked me if I knew you     當他們問起我是否認識你時
I'd smile and say you were a friend of mine     我將微笑告訴他們  你是我的朋友
And the sadness would be lifted from my eyes     哀傷就此遠離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As far as my eyes can see     我的目光所及
There are shadows surrounding me     有一片陰影圍繞著我
And to those I leave behind     對於那些我所遺忘的事
I want you all to know     我希望你能知道
You've always shared my darkest hours     你總是能分享我最深的苦難
I'll miss you when I go     我走後  我會想你的

And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Heavy words that tossed and blew me     惡毒的話語不斷攻擊    
Like autumn winds that will blow right through me     就像秋風微微吹來
And someday in the mist of time     當有一天
When they ask you if you knew me     當他們問起你是否認識我時
Remember that you were a friend of mine     請記著  你是我的朋友
As the final curtain falls before my eyes     當人生大幕在我眼前落下
Oh when I'm old and wise     當我變老與睿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境象劇場 的頭像
境象劇場

吳小毛的境象劇場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