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的同學很認真,短短十五分鐘的期末發表弄得有聲有色,在有限的條件下,該有的都有了,甚至演出前還拜拜... 我不喜歡宗教,但我喜歡有信仰的感覺,總覺得,人,只有盡了人事,才有資格說"聽天命"...

...

好久沒寫"劇場心事"了,今天累了一整天,卻很有感覺,這群年輕人讓我感動...

名符其實的自編自導自演,外加自製自銷:自己裝台自己清場,燈光音效俱全,服裝化妝不缺,拍攝預告片,設計文宣品,網路電台訪談,課堂宣傳... 兩個多月的辛苦在今天獲得驗證。當演員stand by,當音樂響起,當觀眾進場的那一刻,我有一種回到劇場的感覺...

...

...

人事與天命的關係究竟為何?老實說我不知道,甚至骨子裡藏著某種"反抗",畢竟藝術是人的行為,而人的"創造"是不應該預設極限的。這是藝術與宗教的結構性矛盾...

雖然如此,每當盡力完成一件事,等待驗收的時候,放空的腦子總會想到"天":一個抽象又朦朧的概念... 某種信任的交託吧,沒有具體內容,甚至還有點嗆聲:"我做完了,祢看著辦"...

...

也許,我只想跟"祂"說說話,順便報備一下我已盡力,無愧於天...

心中的OS是:"就這樣,我的部分做完了,剩下的交給祢"...

另外的OS是:"方便的話幫忙一下,讓演出順利,如果不方便也沒關係,我再自己搞定..."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神經病老師遇到一個神經病學生",那天映後座談的第一句話。這部電影其實沒什麼好說的,只是,有時,"這個世界需要這些神經病"... 幾天過去了,腦中經常浮現這段畫面...

介紹電影"進擊的鼓手"(Whiplash), 2014

...

"大螢幕果然比較好看"... 我坐在最後一排,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這部片情緒十足,如同許多為了理想不畏艱難的勵志電影,所有轉折與設計都再再襯托這個單一情緒,雖嫌單薄,倒非常符合時下以氣氛為主的觀影品味... 看著看著聽著聽著,不知不覺搖頭晃腦起來,心想:"這就是大螢幕的魅力"。

撇開有點芭樂的劇情,原本不知該說什麼的講評卻說了十幾分鐘,想起年輕時在美國的求學經驗:那樣的城市,那樣的學校,那樣的老師與學生... 那樣的曾經...

片中,神經病老師說了一句經典:"You are here for a reason." 

...

這部片的精彩之處不是劇情,而是攝影與剪接,尤其鼓的收音更是一流... 的確有震撼的效果。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件十

世界越來越急,也越來越吵...

六月的行事曆很急:拍片,開會,審查,結案,聚餐,影展講評,畢業典禮,期末發表,招生... 

六月的新聞很吵:珍珠奶茶該怎麼喝,川金會搞什麼,誰的民調高,誰又該挺誰,誰又踢進球... 

...

六月的周末終於下雨了...  

沾了水的世界行動比較緩慢,好像拖著某種黏稠物,少了彩度,多了阻力...

路上人車變少了,多出下水道的急流聲與蛙鳴,具體而清楚... 我趁著大雨洗陽台洗紗窗。

...

不知為何,總覺得狼狽的世界有一種美,一種"背後"的美... 如同我總是把畫面弄得髒髒的。

"背後的美"讓事情發生在不順的地方... 如同身上總要有一處小疼痛才能感覺身體的存在。 

...

六月的雨是一種恩賜,也是一種儀式,久旱逢甘霖的甦醒... 

於是,一如所有的下雨天,我迫不及待出門,淋淋雨...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件九

曾經有一段日子,黃昏令我焦慮...

下午五點到七點,晝夜交界處。時間迎面而來,打在沒有雨刷的擋風玻璃上,擋住視線。"我"戰勝了"我們",孤單而赤裸... 該做什麼而沒做什麼。無法填補的空缺。鬼魅降臨的不安。

為了克服這個焦慮,我每天傍晚都會刻意坐在窗前,盯著路上行人與下班車潮,盯著遠方的平交道與紅綠燈,或更遠的柴山... 我專注呼吸,看著光線分分秒秒變化,聽著黃昏的垃圾車由遠而近,再由近而遠。經常,就這樣,從夕陽西下坐到華燈初上,從萬家燈火坐到夜闌人靜...

...

我想是遠方吧,目光所及的遠方,竭盡所能的遠方,一個人的遠方... 比遠方更遠的遠方... 

...

我是下午五點五十五分出生的,焦慮的正中心,好像颱風眼,某種刻意多出來的空缺...

也許,遠方的空缺只能在遠方才能填補。

 

 

今晚又坐在窗前,路上行人依舊,下班車潮依舊,平交道與紅綠燈依舊,柴山依舊...

夕陽西下依舊。華燈初上依舊。萬家燈火依舊。夜闌人靜... 依舊...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相處多年的同事離職了,心情很複雜,既遺憾又羨慕:遺憾的是同儕私心,羨慕的是朋友交情... 終究,後者戰勝前者,畢竟,"校園外的世界更寬廣"... 

送他一首芭樂歌,伍佰:世界第一等 (1998)

...

古今中外皆然,認真的人活得比較辛苦,也正因如此,辛苦的代價是培養更寬廣的視野與能力...

認識就是緣份,這個緣分不會因校園內外有所差別... 甚至,總覺得校園外的交情更加愉快。 

...

等著相約去武嶺拍銀河...

 

 

作詞:李安修/陳富榮    作曲:伍佰

人生的風景 親像大海的風湧
有時猛有時平 親愛朋友你著小心
人生的環境 乞食嘛會出頭天
莫怨天莫尤人 命順命歹攏是一生

一杯酒二角銀 三不五時嘛來湊陣
若要講搏感情 我是世界a第一等
是緣份是註定 好漢剖腹來參見
無驚風無驚湧 有情有義好兄弟

短短仔的光陰 七逃趁少年時
求名利無了時 千金難買好人生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01 Fri 2018 16:40

說白了,有些電影看一次都嫌多... 但有些卻正好相反,它們悄悄植入人心,在不起眼的角落留下一顆種子,就算忘了澆水,也會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給人某種發芽的驚豔...

最近又看了蔡明亮:洞 (1998)

...

世紀末的場景,大雨不斷,疫情竄流,老舊的集合住宅,人與人之間又靠近又疏遠...

"公寓漏水"連接起樓上樓下的荒謬關係:既是她家屋頂也是他家地板,既在她頭上又在他腳下,他們互相害怕又互相需要,互相疏遠又互相依靠,甚至互相想像... 

...

公寓外的世界有如卡謬的"瘟疫",一部讓我激動落淚的小說...

公寓內的世界有如沙特的"無路可出",一部讓我震撼的劇本,多年前曾改編成"再見沙特"...

...

一如蔡明亮的省話風格,整部電影不超過十句台詞,卻趣味橫生張力十足... 

"許多人不喜歡蔡明亮的電影...",上課時我若有似無獨白著:"... 這可以理解,因為他的電影節奏很慢,又沒有戲劇性的情節... 但其實,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沒看懂的關係... 或者,應該說是他們沒耐心看懂,那是一種(人類)深切的關懷,狼狽的幽默..." 

從荒謬文學或存在主義的觀點看來,蔡明亮的電影有點像貝克特的戲劇,所謂"失敗美學"是也... 不同的是貝克特的對話很多(如等待果陀),蔡明亮的對話很少...

... 

...

二十年過去了,"世紀末"這個詞彙從上世紀七零年代至今也有五十年,有志之士用來詮釋人類面對"千禧"的焦慮,也有人稱為"後現代"... 但,如果"世紀末"讓人產生某種共同的集體焦慮,二十一世紀的"世紀末現象"將從何時開始?這是我看完這部電影的第一個好奇... 

面對現代生活的焦躁不安,也許"世紀末"早就來了,或者,我想,也許我們始終活在"世紀末"...

...

這部電影被歸類為"華語歌唱電影"實在有點不倫不類,網路上大多是主打歌舞的片段,雖然看得出來這是一種廉價討好的宣傳手段,但歌舞並不是"劇情"的一部分,反倒更像"情緒"的一部分,並無法獨立存在。

也許又是時候了,該重新讀讀卡謬、沙特與貝克特...

 

 

最後這場戲令人悲哀、莞爾、驚豔,甚至欣慰... 這已經不是"超現實"所能形容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月最後一個周末,心情複雜,臉書活動繽紛:畫展、劇展、影展... 有人慶生、有人告別...

聽聽盧冠廷現場演唱:一生所愛 

...

...

"意外"如果還有什麼可說,就不是意外了... 

正因如此,"意外"也讓此時此地此刻的相聚,更顯珍貴...

...

當喜怒哀樂遇到悲歡離合,超現實的場景+超現實的記憶=超現實的事件...

願亡者安息,願生者保重...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周末重拾畫筆,只為填補一個禮拜的陌生... 從太陽畫到月亮,世界在筆觸中凝固成一道透明的牆,突然耳邊傳來這首歌,彷彿一塊磚,打破了牆,再也無法繼續...  

一首必須離開的曲子,王菲:匆匆那年 (2014)

...

好久沒這樣,好像著了魔,中了邪,瞬間陷入某種潰堤... 想到十年前那晚的"斷章"。

視線開始模糊,畫面開始翻轉,記憶開始剝落:當這些年變成"那些年",當這些人變成"那些人",當這些事變成"那些事"... 當我們變成"他們",不知該紅著眼,還是該紅著臉...  

... 

這是一部大陸電影的同名主題曲,音樂有如漩渦,文字有如釣餌,勾起記憶的魂魄,載浮載沉...

娛樂式的劇情片早已無法下嚥,學生愛情終究不是我的菜,只看到杯盤狼藉的歲月,勉強塞進殘破不堪的保鮮盒,等著一起被扔掉... 終於知道,當一份愛情不知如何祝福,就欠著吧...

也許只有互相虧欠,才能互不相欠...

... 

關於愛情的潔癖,如果牽手是緣份,放手則是決定... 一種離開的姿態。

原來,離開並不難,難的是必須離開...

 

 

作詞:林夕   作曲:梁翹柏

匆匆那年  我們究竟說了幾遍  再見之後再拖延
可惜誰有沒有愛過  不是一場七情上面的雄辯
匆匆那年  我們一時匆忙撂下  難以承受的諾言
只有等別人兌現

不怪那吻痕  還沒積累成繭
擁抱著冬眠  也沒能羽化再成仙
不怪這一段情  沒空反覆再排練
是歲月寬容  恩賜反悔的時間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  是否還能紅著臉
就像那年匆促  刻下永遠一起  那樣美麗的謠言
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  別太快冰釋前嫌
誰甘心就這樣  彼此無掛也無牽
我們要互相虧欠  要不然憑何懷緬
(我們要互相虧欠  我們要藕斷絲連)

匆匆那年  我們見過太少世面  只愛看同一張臉
那麼莫名其妙  那麼討人歡喜  鬧起來又太討厭
相愛那年活該  匆匆因為我們  不懂頑固的諾言
只是分手的前言

不怪那天太冷  淚滴水成冰
春風也一樣  沒吹進凝固的照片
不怪每一個人  沒能完整愛一遍
是歲月善意  落下殘缺的懸念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課堂上遇到好學又主動的學生是很過癮的,他們自動自發,把三個劇本串在一起,在有限的條件下,努力彩排... 這學期的表演藝術期末發表,值得期待...

沒什麼道理,送他們一首開心的歌,The Tokens:The Lion Sleeps Tonight (1961)

...

當然,"他們"仍是少數,但足矣...

高興的是,終於有人願意把原本以為很簡單的台詞,以記憶的形式存入腦中,從角色的嘴裡唸出來,並透過走位與場面調度,搬上舞台...

15分鐘,六個角色,五個演員,在綠棚內演出,既真實又虛擬... 大家都知道,其實能玩的不多,但把能玩得玩到底,也值了。有人已休學,但為了實踐表演,每週依然準時出席排戲...

...

角色的荒謬與錯亂是排戲重點... 導演辛苦了。

下課時,他們意猶未盡,有人主動做海報,有人要從電台宣傳,有人打點服裝,有人找音樂...

...

"文字變成台詞的意義是不同的",我說... 因為加了"表演"... 

"盡量囉,有感覺就好"... 大家加油。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回搭高鐵往返台北,經過台中附近,總會不自覺望向窗外,看看南屯與西屯,看看新房子與舊房子,看看馬路與招牌,看看緩緩上升的大度山... 但其實我什麼也看不到...

也許我只是想看看遠方,竭盡所能的遠方...

...

從學生時期算起,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自認的"家鄉"是台中,在那條還叫"中港路"的年代...

...

當工業區還是一片紅土,當周末的朝馬停滿野雞車,當東海牧場還聞得到牛糞,當理想國社區還有花園,當建築系館的燈通宵達旦,當相思林還有很多相思樹,當舞會與麻將還盛行... 的時候...

那些離家的、求學的、戀愛、畢業,出國與回國,以及那些建築、藝術、教育、婚姻與劇團... 

當那台1300cc紅色手排小祥瑞跑遍台中、沙鹿、草屯、彰化、南投、雲林、嘉義的時候...

車上載著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真真假假的生命道具、還有那些擦身而過的動物... 

那些時候,我,二三十歲。

...

...

今晚又經過台中,目光所及搜尋著熟悉與不熟悉,眼前突然浮現15年前那晚,從台中搬到高雄... 最後一趟,車上載滿家當、一個女人、一隻狗... 

我沿著剛蓋好的中彰高架漸漸駛離,熟悉的景象越來越遠。我紅著眼向窗外的世界說了一句:"掰掰,台中"... 女人也跟著輕聲說了一句:"掰掰"... 我們好像沒多說什麼。

回想起來,當時我應該摟住她的,親親她,說一聲:謝謝妳...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文學性"是指那種能讓一篇文字讀起來像"文學作品"的東西,"繪畫性"則是讓一塊沾滿油彩的布看起來像一幅"畫",甚至不是一張照片...

這些說法對觀眾而言都是廢話,卻漸漸逼視自己,畢竟我是第一個觀眾...

...

...

季節變化讓光線特別有感,彷彿替世界塗上一層防曬,我坐在桌前,視線在某一張臉上移動,筆觸在某一塊布上探索,腦子卻在其他地方,想著:"一張臉要怎樣才算畫完?"

心裡當然知道,這不是好不好看、美不美或像不像的問題,也不是"這樣畫"或"那樣畫"的判斷,甚至當我企圖回答的時候,立刻被自己打臉,喜悅持續不了太久... 就在這看似什麼都不是的瞬間,"繪畫性"向我提出質疑:"所以呢?... 然後呢?... 就這樣?..."

...

似乎,"繪畫性"只能以否定的方式被提出,當確定什麼都不是的時候,可能就是了...

...

薄博的一層,又扁又平,與其說色塊,不如說"概念",存在筆觸與畫面之間,卻什麼都沒有... 趨近於極限的不存在,卻堅厚無比,不僅讓人深陷其中流連忘返,更支撐起令人驚艷的現代藝術。

曾寫過一篇文章"距離美學",關於審美的陌生形式與風格,如今在繪畫上漸有領悟,只能默默低頭,土法煉鋼持續摸索... 也許藝術的存在,就是為了持續讓人保持距離...

...

"一張臉要怎樣才算畫完?"... 

我不知道,只知道在決定停筆之前,塞尚畫了一百遍,畢卡索畫了一百一十遍,盧西安畫了十一個月,同一張臉...

...

史坦:畢卡索先生,您為我畫的這張畫怎麼不像我?

畢卡索:史坦夫人,請放心,您會慢慢像這張畫的。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件七

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小黑。

...

小黑是我1994年在台中撿到的流浪狗,當時才兩個多月大,一路陪我南征北討東奔西走,歷經不同階段的教職與劇團。2003年來到高雄,搬了幾次家,她的關節嚴重老化,漸漸無法站立...

2010 年一個春天的下午,我含淚送她去醫院,與她告別...

照片 529.jpg  

...

昨晚在夢中,我與小黑共遊倫敦...

奇怪的是,我對這個陌生城市一點也不覺得奇怪,自然無比,好像回到最初的熱情與好奇。小黑總是橫衝直撞,活蹦亂跳爬上爬下,穿梭在街道與紅色雙層巴士之間...

彷彿劇本早已寫好,她跳下電車衝到馬路,我大叫,閉眼,又睜眼,她躺在輪子下抽搐...

...

夢中,我很清楚用英文跟醫生說我們來自台灣,那是一個很遙遠的地方...

不知道是情緒還是幻覺,2010年的場景在夢中浮現,我似乎準備再次與她告別...

...

...

我經常夢到小黑,各式各樣的場景,各式各樣的狀況,但都知道是夢,醒來就算會難過一陣子,也不足為意,但這次不同,鮮活的夢境一再出現,視角與光線歷歷在目...

一整天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仔細回想夢中細節,竟發現,昨晚夢中的小黑,是白色的...

 

http://wuhwaihsuan2011.pixnet.net/blog/post/87621635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學失戀了,淚眼汪汪,又失望又生氣又難過,緊握著手機好像抓住最後一線希望,期待聽到好消息卻傳來拒絕的聲音。我不知該如何安慰... "也許你們是不同的人吧"...

送他一首歌,聽聽孫燕姿版本:Hey Jude 

...

"我跟她說了幾百遍,只希望還有'我們',任何困難都可以一起解決,但她好像聽不懂..."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懂"... 好一個遙遠的"我們",看似簡單,卻比登天還難。

...

實在不知如何安慰失戀的人,只能靜靜陪伴,順便告訴他更悲慘的故事,希望能慢慢度過...

...

這首是Beatles 在1968 年的經典名曲,至今剛好五十年,走過半世紀的旋律,陪伴不同世代的人度過不同世代的愛情... 許多人是透過孫燕姿才認識這首歌的,也許就像這個版本開頭所寫:

"60年代的不安,90年代的無常,越混亂的年代,需要越單純的信念"... 

 

 

 

突然想到,這首歌的誕生大概就是這群學生現在的年紀... 五十年前的英國小屁孩...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四個月畫了六十張臉,有點意外,好像發現一個可以玩很久的玩具,卻還不知該怎麼玩...

...

從冬天到春天,從裹著棉被到偶爾需要開冷氣,從偏南的陽光到漸漸偏北,從畫中帶淚到畫中帶笑... 就這樣,從書房到客房,從鋼琴上到床底下,家裡突然多了六十個人,熱鬧無比。

畫面喚起某人的回憶,構圖是他們存在的姿態,筆觸是一種聲音,顏色是當天的心情,檔案名稱則記錄了想念的日期... 就這樣,視線帶著安靜的距離,來來回回,塗塗抹抹...

... 

跟所有好玩的遊戲一樣,畫畫是一種很累的休息:必須專注才看得到,必須放鬆才畫得出,如此折磨彼此,否定彼此... 如此嘲笑彼此,也如此成就彼此...

曾聽過一句話:"活著如果真的那麼美好,要藝術何用?"  聽來有些犯賤,但又無法反駁,畢竟畫畫就是沒事找事的一件事。那種被稱為"藝術"的東西不但一點也不偉大,反而一旦說出口就錯了... 也許藝術就是故意要把生命弄得更難,讓人陷入自作自受的樂趣,順便忘記原本的痛苦。 

...

...

經常有一種感覺:不管那是什麼,不論在任何年紀,當生命有一個內容的時候,生活可以變得很簡單純粹,一切旁騖都不值得抱怨。"世界"將因此為我所用,哪怕只是一瞬間的狂喜... 就這樣,仰息於天地之間,遊刃有餘之際,朝聞道,夕死可矣... 

從未想過開始畫畫,也從未想過竟會從肖像畫入手,更沒想過原本不屑的寫實筆觸,竟讓我慢慢體會出一種抽象美感。顏料堆砌的意義在"像與不像"之間,漸漸形成一種純粹的視覺判斷,彷彿一條若即若離的稜線,勾引我匍匐前進...

...

"應該會一直畫下去吧..." 

感謝老天,讓我我發現一個可以玩很久的玩具...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件六

前陣子遇到一位女同學,淚光閃閃,愁眉苦臉... 

問她怎麼了,原來她喜歡一位男生,發了訊息,結果對方已讀不回。

...

...

"他跩什麼?怎麼可以這樣?"... 她又氣又急,身旁的夥伴也義憤填膺,跟著出氣助陣。

"妳什麼時候發的簡訊?"... 我想轉移重點,緩和一下氣氛,但其實也是滿足好奇。

"今天早上",她越說越氣。

"那也還好吧,現在才中午,也許他正在忙,給他一點時間嘛,讓訊息飛一會兒"。

"忙個屁,他早上有課,應該不忙才對..."  一夥人七嘴八舌,邊走邊罵,憤憤離開。

...

幾天後又遇到那個女孩,同一夥人,興高采烈眉飛色舞。

"怎麼樣?他回信了吧?"... 我有一種準備替她高興的感覺。

"誰啊?" 她一臉疑惑看著我... 我還來不及表達驚訝,她好像突然想起什麼... 

"喔,沒有啦"。簡單俐落的回答,頭也不抬,只顧著低頭留言。

旁邊的同學好心替我解釋:"她現在跟另外一個人在一起了"... 

...

於是,一夥人又七嘴八舌,邊走邊笑,高高興興離開。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歲月是一種驕傲,這首歌應該當之無愧,走過半世紀的神秘,詞曲隱晦又超現實,古典又現代,彷彿巴哈的幽靈再現... 這場音樂會的感覺有點像告別式,一種"謝幕"的概念...

Procol Harum:A Whiter Shade of Pale (1967/2006)

... 

似乎,感動的東西都應該被當成供品,或也許,感動的本質就是一種儀式:孤獨的儀式... 

...

最近一直在聽這首... 其實並不是聽,而是感覺。感覺某種分心、懸空或中斷... 

眼前飄過跑馬燈,歷史不再是歷史,而是穿梭於過去與未來之間的現在:快到期中了。天氣越來越熱。該買菜了。下一張臉要畫誰。好久沒做戲了。菸草他媽的越來越貴。下個月又要繳稅... 這首聽了一輩子,怎麼感覺好像不是同一首。風琴依舊是經典,前奏的弦樂更棒。她還好嗎? 

...

部落格裡有四百首歌,這首是最受歡迎的,每天都有十幾個人,遠遠地,透過搜尋,"點播"... 

其實非常好奇,他們是誰?為什麼會搜尋這首曲子?他們來自世界何方?... 他們在想什麼?他們是做什麼的?他們的生命內容是什麼?他們的愛情如何?他們幾歲?他們還好嗎?他們...

...

其實,仔細想想,每一場音樂會都是告別式,至少應該具備告別式的感動,因為,對認真的創作者而言,終究,每一個作品都是遺作,每一篇文字都是遺書... 某種孤獨,終究...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記得這幾件事,總覺得它們是相關的:

...

...

事件一 

國二時期,班上有位女同學,買了一副新眼鏡。她花了一整節課的時間擦拭這副眼鏡,連下課時間都不放過 (還記得是化學課,因為老師也注意到)... 如此細心,正面,反面,上下側框...

第二節上課鈴響,她終於放下手中的眼鏡,從抽屜裡拿出眼鏡盒,把剛才擦得很乾淨的眼鏡裝起來,放進書包,繼續瞇著眼上課。

... 

事件二 

朋友花了三十萬,買了一套音響。寶貝至極,不但嚴禁碰觸,喇叭上也不能放任何(據說是)有靜電的東西,就連電視的位置都要避開擴大器,以防干擾... 他其實不太聽音樂,只知道那卡西或卡拉OK伴唱,經常用這套音響聽遊覽車上的音樂。

"這麼好的設備,要不要試試聽別的?" 我小心建議:"譬如,古典音樂層次很多,這種喇叭應該很細膩"... 他很沮喪搖頭:"唉!聽古典樂的音響更高級,要換成落地喇叭才行,至少百萬起跳"... 

... 

事件三 

另外一個朋友,很喜歡健康檢查,經常忙著參加各種定期,不定期,套裝,單點,打折或免費的健檢活動... 他花了很多錢(與時間)去找尋自己身上的毛病,也花了很多時間(與金錢)找不到,但他不以為意。他的口頭禪:"人總要確定自己健康,才能活著安心"...

"恭喜你這幾年一直很健康",有一天我實在忍不住問:"但你安心活著,努力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有打算要做什麼嗎?"... 他睜大眼睛,彷彿不可置信我的問題:"當然是繼續健康檢查啊,這種事不能中斷,越小心越好,人總要活在當下嘛,讓自己一直健康不是很好嗎..." 

... 

事件四 

"我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只好拼命補習,就是努力讓自己的分數越高越好"... 考前他說。

"我好像感覺蠻喜歡藝術的,但我的分數可以上電機系,只念藝術系會有些浪費"... 考後他說。

... 

事件五  

天快亮了,花園裡的花要開了,"花苞們"一個個開心至極... 每一個花苞都要在日出前決定自己的顏色,它們要以這個顏色活出此生的驕傲。這是一輩子的決定,所以非常珍貴...

花苞A早就做了決定,白色,它期待太陽升起的那一刻,看到自己一身雪白上場。花苞B想了很久,最後選擇紅色,它決定給自己一身紅色的熱情。花苞C要的是紫色,它打算神秘過一生... 花苞K也做了決定,紅色,因為它暗戀B很久了,打算讓兩朵花開在一起... 

花苞Z遲遲無法決定,因為這個顏色太重要了,必須深思熟慮選一個最好的,才能展現自己獨一無二的魅力。日出越是急迫,它就越著急,它越猶豫,它就越無法決定... 太陽終於出來了,公園裡百花齊放,什麼顏色都有,大家都很開心,獨缺Z...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明時節並沒有雨紛紛,路上行人一點也不斷魂,他們興高采烈呼朋引伴,逛大街... 人群中,我看人與被看,從鼓山走到鹽埕,買了幾包菸草,又在看與被看的人群中,從山邊走到海邊... 

走著走著,腦中浮現這段旋律,Rolling Stones:As Tears Go By   

...

不知道是不是清明的關係,走過無數次的鹽埕小巷在今天感覺特別"老"。

季節變化的日子藏著一股(類似)欣欣向榮的躁動,大夥爭相走告,生怕浪費了這越來越短的過度假期。似乎春天的存在是為了迎接夏天,而秋天則是為了冬天而準備... 不安的視野好像一面濾鏡,讓眼前所見,新的更新,舊的更舊,老的更老,小的更小... 

很少人會在春暖花開的季節想到"好快喔,又過了一年",重複的日子總是在重複中被遺忘。

... 

這首世紀經典幾乎與我同年紀,詞曲古典又非常有重量,英式搖滾的特質表露無遺。

簡單四個大調和弦(GACD)讓悲傷的情感瞬間凝聚,卻在凝聚中漸漸上揚,好像帶著微笑... 思念的情緒從眼神轉移到嘴角,從"少小離家老大回",到"輕舟已過萬重山"...

...

"如今這樣的音樂已不復見"... 我脫下眼鏡,擦拭著,好像有很多話要說,但已看不清楚...

擦著擦著,當意識到人世間所有的問題都是世代問題時,嘴角露出微笑,眼前豁然開朗...  

 

 

It is the evening of the day     傍晚時分 
I sit and watch the children play     我坐下來,看著孩子們玩耍 
Smiling faces I can see      我看到笑嘻嘻的臉龐
But not for me     但並不是為我而來
I sit and watch      我坐著,看著
As tears go by      直到淚水流逝

My riches can't buy everything     我的財富買不到一切   
I want to hear the children sing     我只想聽聽孩子們歌唱      
All I hear is the sound      但我所聽到的
Of rain falling on the ground      盡是雨點打在地上的聲音
I sit and watch      我坐著,看著
As tears go by      直到淚水流逝

It is the evening of the day      傍晚時分
I sit and watch the children play      我坐下來,看著孩子們玩耍
Doing things I used to do      他們玩著以前我所玩過的遊戲
They think are new     但對他們來說卻是新的   
I sit and watch     我坐著,看著
As tears go by    直到淚水流逝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開始畫畫,已經很久沒來海邊了... 

半年前的今天,此時此刻,我從小港機場飛奔離開,獨自來到這裡,坐在這個位子...

碼頭邊的大吊車正忙碌裝載,逆光的船身安靜停在航道中央,遠處釣魚的老伯正在熟睡,直到,夕陽西下華燈初上,直到華燈初上萬家燈火,直到雷達上的小黃點消失在思念的邊緣...

...

...

"對不起,我不喜歡被若有似無的即時訊息追著跑...",這是一種自覺。

孤獨是一種沉默。不是不想說,也不是沒話說,恰恰相反,正因為有太多東西要說,而選擇不說... 原來,真正讓人孤獨的並非無言或失語,而是選擇不說的這個"選擇":一種心的沉默...

深深吸一口氣,再長長吐一口氣,孤獨藏在冷靜的視線背後... "世界"在短暫的呼吸之間已經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恩怨情仇已不重要,是非因果也無所謂,最終做出的選擇,選擇沉默。

... 

...

孤獨把思念交給視覺,讓眼睛說話:

"攝影是一種選擇的觀看,一種減法"... 影像美學第一堂課的第一句話,大概沒人在聽。

"很奇怪,世界被框起來,比較好看,如同紙張的邊緣界定了畫面的構圖"... 當意識到邊界,人就自由了。也許凝視本身就是一種孤獨,而透過鏡頭的凝視則是一種選擇的沉默。 

 

DSC_0024   

 

半年後的今天再次來到這裡,大吊車依舊忙碌。春天的海風吹得舒服。

稀釋的年代,總覺得,孤獨是喧囂對抗失落最好的方法... 

一種幸福吧...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個小朋友問我:"你畫這麼多人,是不是因為你很愛他們,怕忘記他們的樣子?"... 我笑了,從沒這樣想過,但,"也許是喔"... 

春天來了,聽聽順子:寫一首歌 (1998)

...

開學第三個禮拜,漸漸回到某種節奏。不同於以往的是,熟悉的節奏隱藏了許多碎拍與分岔,漸漸形成另一種節奏... 三拍與四拍的曲子每十二拍相遇一次,焦慮與平靜共存,打散又重組,重組又打散,有的重新來過,有的另起爐灶,有的各自紛飛,好像這個變奏的季節...

...

"我始終覺得慶幸,這輩子能與藝術這件事打交道...",上課與同學分享藝術經驗。

"...它不是為了作品而作品,無可取代也不能交換,只是一種沒有目的的純粹勞動... 絕對孤單又極度活躍的狀態,陪我度過生命中最快樂的日子,也陪我度過生命中最難過的日子..."

... 

寫一首歌,畫一張畫,歌中帶著顏色,畫中帶著旋律... 

"老師,你上課的樣子好像在傳教喔,藝術教,哈哈"... 是嗎?... "也許是喔"...

...

"教書如果不像傳教,該像什麼?"... 詐騙嗎?... "或許也是喔"...

 

  

文章標籤

境象劇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